花事——小议无花(下)

苏心碧 发表于 迎风一刀斩 分类,
0

  (四)双生花
  
  前有王怜花惊才绝艳,后有原随云暗地妖娆,横着还有个“莫名其妙”的道友老实和尚,无花在古龙的书中并非孤独之花。
  
  说也奇怪,只要提到无花我总会想起老实和尚,正如提到楚留香我就会想到陆小凤一样。楚留香系列和陆小凤系列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既前后相继又相互补充完善。然而大部分读者都认为陆小凤系列要优于楚留香系列,我以为这除了与作者的写作时间(陆系列要晚于楚系列)及写作状态上的差异有关外,更深层的原因还涉及一个本土化的问题。
  
  楚系列算是古龙融侦探、推理与武侠为一体的最早的成功之作,其间不可避免地有引进外来文化的痕迹在里面,特别是受东瀛文化和西方文化影响较深,如加拿大女作家冯湘湘就著有《古龙和柴田炼三郎》 阅读全文 »

花事——小议无花(上)

苏心碧 发表于 迎风一刀斩 分类,
0

  (一)暗花

  大约十年前,我还在迷恋偶像的年纪时,曾深深地为一干漫画小说里的邪美男角倾慕不已。他们无一例外地有着雌雄莫辨的美貌,卓绝过人的智慧,桀骜不驯的性情……如果还能加上为爱痴狂却求之不得,那绝对会引来我死心塌地的崇拜。

  时至今日,这些早已成了漫画小说,乃至影视作品“造星”的惯用公式,但有道是“桥不怕旧,最紧要受”,只要把上述几个因素套到受人追捧(主要是女性群体)的偶像男角身上——他们可能是无花,可能是王怜花,也可能是顾惜朝(特指电视剧《逆水寒》中的顾惜朝)或者柳随风——如我当年心态的女子比比皆是。友人云:温古知心,此言非虚。

  但细细思量,无花比起以上诸人终究差了一点,那就是情感 阅读全文 »

李寻欢的疾病隐喻

苏心碧 发表于 迎风一刀斩 分类,
0

  胡马嘶风,汉旗翻雪,彤云又吐,一竿残照。 古木连空,乱山无数,行尽暮沙衰草。

  星斗横幽馆,夜无眠、灯花空老。 雾浓香鸭,冰凝泪烛,霜天难晓。 长记小妆才了,一杯未尽,离怀多少。 醉里秋波,梦中朝雨,都是醒时烦恼。 料有牵情处,忍思量、耳边曾道。甚时跃马归来,认得迎门轻笑。

   时彦的《青门引》一直给我造成一种错觉,总是觉得《多情剑客无情剑》和《武林外史》是发生宋朝的故事,总是把李寻欢和沈浪出场的风雪与这首宋词的氛围混淆在一起。当然按照书中所说李寻欢与沈浪都应该是明朝的人物 阅读全文 »

那些白衣飘飘的少侠们——记我的白衣情结

苏心碧 发表于 迎风一刀斩 分类,
0

  年少时不可遏抑地喜欢那些白衣飘飘的少侠们,仿佛天地间的钟灵毓秀尽数集于一身,清俊、飘逸、深情、忧郁……都道是“书中自有颜如玉”,却不知书中尚有美潘郎。那些白衣飘飘的少年们不仅是少女怀春的代表,也是铁血江湖中最耀眼的一抹亮色。因着心中的执念化做一份白衣情结,令我在书中不停地寻找那些令人心动的身影。
  
  笔者接触五大家(梁金古温黄)作品的顺序大致与他们闯荡江湖扬名立万的时间一致——只不过“金梁”掉了个个儿。所谓的白衣情结,也许更接近青春情结,它不仅出现在诸如笔者此类的读者身上,同样也体现在作家作品上,且因各家对“侠”的不同认识和表现也使得他们笔下的白衣少侠们各具特色。
  
  有的是涉世之初的赤子心,有的是名不副实的伪君子,有的是衣如其人的飘然不群,也有的是历尽千帆的反璞归真 阅读全文 »

温古知心——说说《血海飘香》和《龙虎山庄》

苏心碧 发表于 迎风一刀斩 分类,
0

  “这段时期,无论在人物塑造和文笔风格,都一定有受古龙和金庸的影响。”
  ——温瑞安《我正在写》
  
  注:此处的分析不是要强分高下踩低拜高,只是出于笔者个人阅读的一点小趣味,反感者勿入,严禁个人攻击,嘿嘿。
  
  一、写作年代:楚留香系列的写作跨度从1967年-1979年(根据郭琏谦先生整理的《古龙武侠小说目录及创作年代商榷》)
  方振眉系列的写作跨度从1973年-1981年(根据温瑞安官方论坛六分半堂论坛整理的时间表)
  
  具体而言,《血海》写于1967年,《龙虎》(剑试天下)初稿于1970-1971年,1973-1974年重写。
  
  二、具体来看:
  
  1、古龙时年30岁左右,正是一个创作者迈向成熟的时期,早年的创作为他提供了宝贵的练笔机会,此时的他正致力于构建自己的江湖,形成自己的风格。温大初稿《龙虎》时大约十六七岁,后来再重写也不过十九二十岁,不得不感叹一声——后生可畏 阅读全文 »

焚香记之看朱成碧思纷纷——寻找灵素

苏心碧 发表于 迎风一刀斩 分类,
0

  寻觅的过程亦即失去的过程。
   ——村上春树《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古龙曾在他的散文《谁来和我干杯》里有七节提及他看过的武侠小说,其中《谈我看过的武侠小说之四》里论及王度庐的《卧虎藏龙》里李慕白和俞秀莲之间的爱情悲剧时他说:“这故事虽然无疑是成功的,不但能感动读者,而且能深入人心,我却不喜欢这故事。我总认为人世间悲惨不幸的事已够多,我们为什么不能让读者多笑一笑?为什么还要他们流泪?”——后一句话无疑是夫子自道,说出了他一贯的写作宗旨。这个宗旨贯穿在很多经典作品当中,比如《多情剑客无情剑》、《欢乐英雄》、《天涯•明月•刀》……这也是笔者喜爱古龙的原因之一,他虽常以黑暗为底色进行创作,最终却能给读者带来光明和希望。
  
  接下来论及金庸的《神雕侠侣》里杨过和小龙女历经无数波折和考验但爱心始终不变时,古龙称赞杨过对小龙女的爱是“不顾一切的、没有条件的爱”,从不退缩,从不逃避——“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虽然金古二人在写作手法、表现主题很多方面大相径庭,但此刻在张扬杨过这种深情无悔的精神上却达成了共识。
  
  这之后,古龙有一段话特别可爱,笔者不厌其烦 阅读全文 »

焚香记之留香笺

苏心碧 发表于 迎风一刀斩 分类,
0

  “留香笺”不仅可以说是香帅的私人“名片”,更堪称史上经典,对后世武侠影响之深远难以尽述。就是前不久,笔者还在《今古传奇•武侠版》上看到过某期武侠征文就是以留香笺的形式出现的。小小一张留香笺,缘何如此动人心弦?
  
  先看它的质地。淡蓝的信笺,和着郁金香的香气,雅致的色泽配上飘渺而富有诗意的香味,就此营造出潇洒浪漫的氛围。
  
  说到郁金香,笔者脑海里首先浮现的是郁金香的国度荷兰,然后竟然是法国老电影《佐罗》里游侠佐罗(阿兰•德隆年轻的时候真的很帅啊)一手持花一手持剑的形象——其实这只是个幻象,回想起来电影里并没有这个镜头,也许是笔者把《佐罗》和《黑郁金香》两部片子叠加在一起造成的效果吧,但我却很想知道古龙在创设这个道具的时候有没有受到上述因素的影响,笑。
  
  郁金香是舶来品,这一点很能体现古龙洋为中用的心思。试想一下,如果非要选择梅花(怪侠一枝梅?)、兰花(兰花先生?)、菊花(日本武士?)、荷花(荷花三娘子?汗颜……)等具有传统文化特色的花卉,不知道最后塑造出来的是个什么人物。
  
  笔者以为,之所以选择郁金香是有讲究的 阅读全文 »

焚香记之花非花

苏心碧 发表于 迎风一刀斩 分类,
0

  (一)

  大约在十年前吧,非主流还没有大行其道,只是以一种亚文化的边缘状态生存的时候,我曾深深地为一干漫画作品里的邪美男角暗暗着迷,他们无一例外地有着雌雄莫辨的美貌,卓绝过人的智慧,鹤立鸡群的孤独,桀骜不驯的性情……如果还能加上为爱痴狂却求之不得,那绝对会引来我死心塌地的仰慕。
  
  时至今日,这些都已成了漫画小说,甚至影视作品“造星”的惯用公式,但有道是“桥不怕旧,最紧要受”,只要把上述几个因素套到受人(主要是女性)追捧的偶像男角身上——他们可能是无花,可能是王怜花,也可能白愁飞、柳随风——如我当年心态的女子比比皆是。前人云:温古知心,此言非虚。
  
  但细细思量,无花比起以上诸人终究差了一点,那就是感情。他没有真心爱过什么人(至少书中没提及,虽然他也颇有偷香窃玉的手段)——即使是为他偷出“天一神水”最后自杀而死的司徒静,这是一个很致命的缺点,尤其是对女性读者而言。明人张岱曾言:“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无花美则美矣,却少了那么一点人情味。也许这与他的身份有关。
  
  别忘了他是个和尚 阅读全文 »

焚香记

苏心碧 发表于 迎风一刀斩 分类,
0

  前言
  
  很久以前在温迷论坛潜水的时候就拜读了一些前辈高人的“温书笔记”,心下极为佩服。最主要是为其认真细致的读书态度所倾倒,言论的高妙倒在其次了。后来陆续在各家武侠论坛潜水时也曾用心搜寻,但鲜少再看到那样用心的读书笔记,竟然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钦佩感动之余遂不自量力地打算效仿一二,即便是画虎不成反类犬,也总算是用过一点功,留待日后再相见也不枉称自己喜欢先生的作品一场吧。还有就是,正经八百地写文自己也觉得腻了,好端端地画地为牢甚是无趣,不如放轻松一些——其实是想偷懒,笑。
  
   序
  
  之所以选择《楚留香》系列作为这个读书笔记的开端主要是基于以下几个原因:
  
  一是这个系列是笔者早期阅读到的几部古龙小说,感情因素自然不在话下。尽管后来上网才发现大家对楚留香其人颇有微词 阅读全文 »

任是无情也动人——小评《多情剑客无情剑》

苏心碧 发表于 迎风一刀斩 分类,
0

  《多情剑客无情剑》,又名《风云第一刀》,著于1969年。
  1969年的金庸45岁,他创作并发表了巅峰之作《鹿鼎记》,一俟连载完毕他就宣布封笔并开始着手修订自己的全部作品。同年也是45岁的梁羽生还在“游剑江湖”,但他的巅峰期已经过去。未满20岁的文艺青年温瑞安正打算“剑试天下”,“追杀”于江湖,更年轻的黄易还没踪影……这个真空注定要由古龙来填充,69年的古龙32岁,正处在一个男人的黄金年龄,那时的他还年轻,有激情,也有野心,他一定想通过这部书构建属于他自己的江湖。《多情》不是没有瑕疵,但它的出色却足以让挑剔的读者沉浸在故事当中而忘了去挑刺 阅读全文 »